没有设定BANNER
首 页网上展厅武夷山革命老区图片展城市百科现行文件中心概况馆藏介绍信息中心档案检索史话趣闻档案网址特色栏目文件中心视频保先专栏友情链接政府信息公开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武夷山革命老区图片展 > 武夷山革命老区重大事件纪实

崇安县解放二三事

作者:admin 日期:2013-6-1 13:15:13 人气: 标签:
导读:崇安县解放二三事彭学时崇安县(今武夷山市)于1949年5月9日解放。为了崇安县人民赢得这个历史性的胜利,中共崇安城工部配合解放军、游击队做了许多工作。一、召回国民党县长兼县自卫总团长陈亚夫陈亚夫是解放前崇安县的最后一任县长。他到任不久,即在崇安解放的前两三天,带着亲信和武装人员撤向下梅山区。中共崇安城工部认为陈到位时间不到半年、作恶不多,根据政策,可以采用和平方式召他回县,于是决定由我(当时打进国民党崇安县政府的地下党员)写信劝他回县。我根据中国人民解放军布告——“约法八章”的精神给他去信,向他说明中国人民解放军已解放了县城,国民党大势已去,应丢掉妄想,只要他放下武器,不再顽抗,就可以从宽处理,不究既往。如能率部回城投诚,一定保证他的人身安全,给他出路。陈亚夫接到我的亲笔信后,当即决定弃暗投明,于5月12日率领他所带走的全部武装、机要人员和亲信共100余人回到县城。当于上午10时许,陈在水东门渡口把佩带的德制白郎宁手枪交出,并嘱咐武装人员把枪支放下,架在水东门台阶上。随后经城工部、游击队、解放军三方代表研究,按“约法八章”精神,遣散了陈亚夫及其所属人员。武夷山的国民党县政权就此告终。二、瓦解地方反动武装陈亚夫被召回县城放下武器后,中共崇安城工部支部认为参议长、国大代表刘午坡比较狡猾,他虽已回城却未率部来降,因而决定要他像陈亚夫一样,将其所控制的几个乡公所的反动地方武装解除。刘借故说部分乡长(集中在上梅乡)尚有顾虑,不肯放下武器,要求共产党派代表前往动员。城工部决定派我以“工委会”政治组长和党代表的身份,往上梅乡动员。同时,为了我的人身安全,城工部责成刘午坡共同前往上梅,并要其保证我来去自由。1949年5月14日上午10许,我到达上梅乡公所。村口设有岗哨,村民们关门闭户。午饭后几个国民党乡长向刘午坡打听县城的解放和县长陈亚夫回城后的情况。随后由我向聚集在上梅乡的部分乡政人员、士兵以及群众宣传我党政策,着重指出解放大军进城纪律严明、秋毫无犯;游击队作风和中国人民解放军一样,切实遵守“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工委会”认真执行中国人民解放军“约法八章”的布告等。同时宣传全国和附近地区解放形势,介绍陈亚夫回城受到宽大处理的情况,说明旧军政人员只要放下武器,不继续抵抗,一律不究既往,保障人身安全,给予适当的生活出路。在政策攻心下,这些国民党地方党政官员的思想顾虑逐渐解除,当天下午,就有不少乡政人员、士兵丢下枪支,连夜回乡,到第二天清晨,所有士兵离队返原籍,其余乡长及乡政人员亦多纷纷离去。刘午坡见众叛亲离,指派大安乡乡长王馨负责将所有枪支弹药挑送县城缴交,自己只身回五夫老家去了。参议会刘午坡所控制的各乡公所的武装力量,通过我们的各平攻势全部瓦解。一群乌合之众就此烟消云散。三、和平进驻北乡岚谷武夷山的西南地区,处于公路沿线,交通便利,因而解放较快。东乡一带由于县长陈亚夫、参议长刘午坡先后回城缴械也基本解放,只有以岚谷为中心的北乡一带未解决。“工委会”决定以自己的武装力量——军事组武装队去解放北乡,并派我随军配合,开展政治宣传。1949年5月中旬,我们向北乡出发,路过大浑乡时,沿途张贴标语和解放军“约法八章”布告。当晚到达岚谷街。第二天上午,在岚谷小学召开了群众大会,通知全体乡保甲人员和附近村庄部分群众参加。会上主要宣讲我党解放政策——中国人民解放军“约法八章”布告。同时介绍各地解放情况,宣布国民党军政人员只要放下武器归向人民,就可保证人身安全的政策。号召群众恢复正常社会秩序,责令原国民党乡政人员协助维持治安。岚谷乡的乡政人员、地方士坤等得知县城解放,陈亚夫、刘午坡的武装已先后解除的消息,知大势已去,表示愿意接受中国人民解放军所规定的条款,听从进驻该乡的人民武装队的安排,交出枪支弹药,恢复正常社会秩序。崇安县北乡岚谷街就这样不费一枪一弹解放了。

崇安县解放二三事

彭学时

 

崇安县(今武夷山市)于1949年5月9日解放。为了崇安县人民赢得这个历史性的胜利,中共崇安城工部配合解放军、游击队做了许多工作。

一、召回国民党县长兼县自卫总团长陈亚夫

陈亚夫是解放前崇安县的最后一任县长。他到任不久,即在崇安解放的前两三天,带着亲信和武装人员撤向下梅山区。中共崇安城工部认为陈到位时间不到半年、作恶不多,根据政策,可以采用和平方式召他回县,于是决定由我(当时打进国民党崇安县政府的地下党员)写信劝他回县。我根据中国人民解放军布告——“约法八章”的精神给他去信,向他说明中国人民解放军已解放了县城,国民党大势已去,应丢掉妄想,只要他放下武器,不再顽抗,就可以从宽处理,不究既往。如能率部回城投诚,一定保证他的人身安全,给他出路。

陈亚夫接到我的亲笔信后,当即决定弃暗投明,于5月12日率领他所带走的全部武装、机要人员和亲信共100余人回到县城。当于上午10时许,陈在水东门渡口把佩带的德制白郎宁手枪交出,并嘱咐武装人员把枪支放下,架在水东门台阶上。随后经城工部、游击队、解放军三方代表研究,按“约法八章”精神,遣散了陈亚夫及其所属人员。武夷山的国民党县政权就此告终。

二、瓦解地方反动武装

陈亚夫被召回县城放下武器后,中共崇安城工部支部认为参议长、国大代表刘午坡比较狡猾,他虽已回城却未率部来降,因而决定要他像陈亚夫一样,将其所控制的几个乡公所的反动地方武装解除。刘借故说部分乡长(集中在上梅乡)尚有顾虑,不肯放下武器,要求共产党派代表前往动员。城工部决定派我以“工委会”政治组长和党代表的身份,往上梅乡动员。同时,为了我的人身安全,城工部责成刘午坡共同前往上梅,并要其保证我来去自由。

1949年5月14日上午10许,我到达上梅乡公所。村口设有岗哨,村民们关门闭户。午饭后几个国民党乡长向刘午坡打听县城的解放和县长陈亚夫回城后的情况。随后由我向聚集在上梅乡的部分乡政人员、士兵以及群众宣传我党政策,着重指出解放大军进城纪律严明、秋毫无犯;游击队作风和中国人民解放军一样,切实遵守“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工委会”认真执行中国人民解放军“约法八章”的布告等。同时宣传全国和附近地区解放形势,介绍陈亚夫回城受到宽大处理的情况,说明旧军政人员只要放下武器,不继续抵抗,一律不究既往,保障人身安全,给予适当的生活出路。

在政策攻心下,这些国民党地方党政官员的思想顾虑逐渐解除,当天下午,就有不少乡政人员、士兵丢下枪支,连夜回乡,到第二天清晨,所有士兵离队返原籍,其余乡长及乡政人员亦多纷纷离去。刘午坡见众叛亲离,指派大安乡乡长王馨负责将所有枪支弹药挑送县城缴交,自己只身回五夫老家去了。参议会刘午坡所控制的各乡公所的武装力量,通过我们的各平攻势全部瓦解。一群乌合之众就此烟消云散。

三、和平进驻北乡岚谷

武夷山的西南地区,处于公路沿线,交通便利,因而解放较快。东乡一带由于县长陈亚夫、参议长刘午坡先后回城缴械也基本解放,只有以岚谷为中心的北乡一带未解决。“工委会”决定以自己的武装力量——军事组武装队去解放北乡,并派我随军配合,开展政治宣传。

1949年5月中旬,我们向北乡出发,路过大浑乡时,沿途张贴标语和解放军“约法八章”布告。当晚到达岚谷街。第二天上午,在岚谷小学召开了群众大会,通知全体乡保甲人员和附近村庄部分群众参加。会上主要宣讲我党解放政策——中国人民解放军“约法八章”布告。同时介绍各地解放情况,宣布国民党军政人员只要放下武器归向人民,就可保证人身安全的政策。号召群众恢复正常社会秩序,责令原国民党乡政人员协助维持治安。岚谷乡的乡政人员、地方士坤等得知县城解放,陈亚夫、刘午坡的武装已先后解除的消息,知大势已去,表示愿意接受中国人民解放军所规定的条款,听从进驻该乡的人民武装队的安排,交出枪支弹药,恢复正常社会秩序。崇安县北乡岚谷街就这样不费一枪一弹解放了。


共有:条评论信息评论信息
发表评论
姓 名:
验证码:
网站首页 | 意见反馈  | 后台管理
福建省档案馆 版权所有